<ruby id="5k6p1"></ruby>
<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video></span>
<th id="5k6p1"><video id="5k6p1"><span id="5k6p1"></span></video></th>
<strike id="5k6p1"><noframes id="5k6p1">
<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strike id="5k6p1"></strike></video></span><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video></span>
<address id="5k6p1"></address>
<th id="5k6p1"></th><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video></span>
<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strike id="5k6p1"></strike></video></span>
<th id="5k6p1"></th>
<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strike id="5k6p1"></strike></video></span>
<th id="5k6p1"></th>
<th id="5k6p1"></th>
<strike id="5k6p1"></strike>
<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video></span>
<span id="5k6p1"><video id="5k6p1"></video></span>

  • <dl id="5k6p1"><ins id="5k6p1"><thead id="5k6p1"></thead></ins></dl>

          <dl id="5k6p1"></dl>
        1. <output id="5k6p1"><ins id="5k6p1"></ins></output><output id="5k6p1"><ins id="5k6p1"></ins></output>
          1. <li id="5k6p1"></li>
          2. <dl id="5k6p1"><ins id="5k6p1"></ins></dl>

            小微企業擔保

            聯系我們
            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洪湖西路18號12幢

            電話:023-86312333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擔保問答 > 案例分析案例分析

            淺析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與民事執行程序的沖突問題探析

            發布時間:2015年06月12日 19:03 | 瀏覽次數:0

            摘要:

              2014.08.20  來源:桂林日報   

            最新《民事訴訟法》修正后在特別程序一章中增訂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一節,從而正式確立了我國的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使得《物權法》中有關擔保物權實現的規則有了程序法的保障。申請人可以依這一非訟程序快捷、高效地取得準許拍賣、變賣擔保財產的裁定。這一裁定具有執行力,申請人可據此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是,由于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有關法律規定的不完善和民事執行程序中的某些習慣做法與這一程序存在抵觸等原因,導致特別程序與民事執行程序之間出現了一些摩擦和沖突。這些摩擦和沖突可能嚴重損害擔保物權人的合法權益,甚至危及擔保物權的實際實現。針對這一亟待解決的問題,文章從司法實踐的角度出發,力圖釋明相關沖突問題的成因,并提出適當的解決方法。

            實現擔保物權案件民事執行程序沖突

            申請人向法院申請啟動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以取得執行依據,系為申請法院強制執行之準備。但由于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特別程序作為一項新的制度安排剛施行不久,尚未與執行程序充分磨合。因此,難免會出現一些摩擦與沖突。本文將就在司法實踐中實際遇到的有關兩者之間沖突的問題分別進行檢討、分析,以尋求適當的解決方法。

            一、有關“首封處置權”導致的沖突問題

            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91條的規定:“對參與被執行人財產的具體分配,應當由首先查封、扣押或凍結的法院主持進行。首先查封、扣押、凍結的法院所采取的執行措施如系為執行財產保全裁定,具體分配應當在該院案件審理終結后進行。”這一規定實際上確立了首封法院對被查封財產享有處置權的規則。其他法院若要對財產進行處置的,必須與首封法院協商,并經其同意。否則,一旦財產處置后,而首封法院不同意解除查封,那無異于自找麻煩。況且,財產處置后,還是由首封法院進行分配,這種吃力不討好、替他人做嫁衣的事情,也鮮有法院愿意為之。

            隨著社會的發展,債權債務關系日益呈現復雜、多元化的趨勢。在司法實踐中,擔保財產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執行中已被執行法院以外的其他法院首先查封的情況也日益頻繁地出現。在這一情況下,如果首封法院正在積極處置擔保財產,對于申請人而言,無疑是一件坐享其成的好事。可惜在現實中這樣的好事并不多。一方面,由于被查封的財產已經設定擔保物權的緣故,其他債權人在擔保物權人優先受償后,往往只能分得可憐的殘羹剩菜,有時甚至毫無所獲。因此,有關債權人并不積極或根本不愿意對擔保財產進行處置。另一方面,如果首封法院系為執行財產保全而查封擔保財產的,則申請人還要等到案件漫長的審理程序終結后,有關債權人申請執行,首封法院才可能對財產進行處置。這些情況導致申請人即使獲得了法院準予拍賣、變賣擔保財產的裁定,也難以實際實現其擔保物權。在司法實踐中,申請人往往以犧牲自身合法權益為代價與首封法院及相關案件的債權人進行協商以換取處置權。更有甚者,物的擔保人還會與他人惡意串通,搶先查封擔保財產,以阻礙擔保物權人合法權利之實現。

            這一制度缺陷已嚴重損害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及司法權威,若任其發展其損害還將進一步加劇。對此,主要有以下解決方案:第一,由申請人向首封法院申請執行。第二,提請共同的上級法院協調,交由更有處置意愿的法院進行處置。筆者認為,第一種方案可以解決部分問題,但適用范圍較窄。一方面,申請人必須在申請執行前就知悉擔保財產已為其他法院首先查封。在實踐中,申請人往往難以獲得這一信息。另一方面,首封法院必須對申請執行的許可拍賣裁定具有管轄權。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的規定,生效判決、裁定的財產部分,由一審法院或與一審法院同級的被執行人財產所在地法院執行。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由擔保財產所在地或擔保物權登記地基層法院管轄,而擔保財產所在地與登記地往往是一致的。因此,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執行管轄法院往往只能是審理法院,而其他首封法院同時具有執行管轄權的可能較小。第二種方案在司法實踐中往往能夠很好地處理個案問題,但也有其明顯的缺陷。一方面,作為一種非制度安排,執行法院是否提請,以及上級法院是否積極進行協調,往往取決于人和關系的因素。另一方面,效率不高。如涉及跨省、市的案件往往要逐級上報至最高人民法院或省高級人民法院,然后再逐級通知爭議法院,再組織進行協調,也會使得案件久拖難決。

            筆者主張,一方面,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中準予適用財產保全的規定,可以防患于未然。由于財產保全措施的采取,不需通知被申請人,因此,可以有效防止被申請人惡意搶封的行為。另外,財產保全措施的采取可以將對擔保財產的查封行為大大提前,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被他人先行查封情況的發生。這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人民法院對可能因當事人一方的行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決難以執行或者造成當事人其他損害的案件,根據對方當事人的申請,可以裁定對其財產進行保全”的規定。因此,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的規定,實現擔保物權案件可以準用訴訟保全的有關規定。另一方面,應通過司法解釋明確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執行法院對擔保財產的優先處置權。具體規定應包括:1.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執行法院對擔保財產的處置權優于其他查封在前的法院;2.擔保財產處置完畢后,在前的查封自動失效;3.執行法院對擔保財產進行處置時,應通知其他查封在前的法院。理由如下:第一,準予拍賣、變賣裁定的法律效力高于“首封處置權”。法院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一百九十七條的規定作出準許拍賣、變賣擔保財產的裁定,申請人依據該裁定向法院申請執行,執行法院依據裁定內容自然取得了對擔保財產拍賣、變賣的處置權。這一權利直接源自于基本法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如前所述,“首封處置權”則是源自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且不是司法解釋的直接規定,而是有關規定在司法實踐中演變的結果。顯而易見,實現擔保物權案件執行法院對擔保財產的處置權的效力是高于“首封處置權”的。因此,通過司法解釋明確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執行法院對擔保財產的優先處置權符合法理規定。第二,規定“執行法院采取處置措施時,應通知查封在前的法院”,則可以確保執行法院在優先處置擔保財產時不會損害其他債權人的利益。相對于其他債權人而言擔保物權人由于對擔保財產享有優先受償權,其盡快處置擔保財產的意愿也更為迫切。這有助于其他債權人相關權利的盡快實現。第三,為防止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執行法院的優先處置權落空,還必須規定擔保財產處置完畢后,在前的查封自動失效。否則,查封在前的法院及有關債權人仍有可能以拒不解除查封為要挾,損害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和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執行法院對擔保財產處置的積極性。

            二、有關擔保財產已被法院處置導致的沖突問題

            試看一個案例,甲在某市A區有房產一處,該房產為其向乙的借款作了抵押擔保,并在A區房管部門辦理了抵押登記。而后,丙以甲拒不歸還借款為由,將甲訴至該市B區法院并獲勝訴。判決生效后,丙向B區法院申請執行,在執行過程中,B區法院依法拍賣了甲在A區的房產。乙得知抵押房產被拍賣后,遂向B區法院主張優先受償,B區法院以其無執行依據為由拒絕之,并告知其向A區法院申請啟動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以取得執行依據。乙遂向A區法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A區法院經審查認為: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符合法律規定的,只能裁定拍賣、變賣擔保財產;而現在抵押房產已被B區法院拍賣,故不能受理其申請。乙隨后又向B區法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B區法院則以沒有管轄權為由不予受理。

            從該案例來看,兩法院的處理均符合法律規定,但卻導致了擔保物權人的合法權益無法實現的情況。究其原因而言,可能是立法者只關注到了擔保物權人可以申請法院裁定拍賣、變賣擔保財產,而忽略了其他普通債權人也同樣可以通過執行程序拍賣、變賣擔保財產。這就導致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與執行程序的沖突。那么如何解決這一沖突呢?有人主張,實際處置擔保財產的法院應對相應的實現擔保物權案件享有管轄權。筆者認為,這一主張沒有抓住問題的關鍵。在司法實踐中,實際處置擔保財產的法院為了變現財產的及時分配,可能會做某些變通處理,以保障擔保物權人的優先受償權。但仍有可能以擔保財產已為法院拍賣、變賣而不予受理。筆者主張,由于《民事訴訟法》剛修改不久,在暫時不宜對法律進行修正的情況下,可以通過司法解釋規定:申請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經審查,符合法律規定的,裁定拍賣、變賣擔保財產,或者申請人對擔保財產拍賣、變賣后的所得價款優先受償。根據《物權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擔保物權人對擔保財產拍賣、變賣后的所得價款優先受償也正是擔保物權設定的主要立法目的和題中應有之義。同時,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制定的《審理意見》所附的民事裁定書樣式()中,裁定主文部分表述為:“對被申請人……的擔保財產準予采取拍賣、變賣等方式依法變價,申請人……對變價后所得款項在……的范圍內優先受償。”這也從另一個方面佐證了筆者主張的合理性與實踐指導意義。

            此外,這一沖突還可能導致當擔保物權人不積極主張其優先受償權時,影響法院對執行款的及時分配問題。對此,筆者建議,首先,在執行法院查封處置擔保財產時應及時告知擔保物權人通過法律程序盡快取得執行依據;其次,在擔保物權人未能及時取得執行依據的情況下,責令其提供有關擔保物權的證據材料,以確定其優先受償數額并對相應數額予以保留;然后,執行法院可以對余款依法進行分配;最后,在擔保物權人拒不提供有關證據材料的情況下,法院可以依職權查明,其優先受償的數額并予以保留,再對余款進行分配。若查明的優先受償數額與實際不符的造成的損失由擔保物權人承擔,法院存在瀆職或濫用職權等其他違法行為的除外。

            三、在執行程序中發現擔保財產實際擔保的范圍、數額與裁定不符問題

            盡管我們在制度設計的時候給予了當事人充分的程序保障,我們在案件審理的時候是如何的盡職盡責,但仍然難以保證每個案件的結果都能符合客觀事實。因此,在執行程序中發現擔保財產實際擔保的范圍、數額與裁定不符的情況,也難以避免。一旦出現這種情況,有人認為,執行員一旦發現這一問題就應當建議法院的審判監督部門提起再審程序。筆者認為,如前所述,非訟裁定不具有既判力,當事人可以通過另行起訴救濟其權利,法院不宜過多干預。最理想的結果是,執行法院促成當事人對執行標的達成執行和解,或者申請人同意放棄多余部分的執行標的。若無法達成執行和解的,法院可以應區分具體情況分別予以處理。1.如實際數額大于裁定數額的,執行法院應當繼續執行,并告知申請人可以另行起訴主張其余部分;2.如實際數額少于裁定數額的,法院也應當繼續執行,并告知被執行人可以另行起訴維護其合法權益。在另案訴訟中,若財產已被處置的,被申請人可以對超過實際債務數額部分進行訴訟保全;若已經支付的,被申請人可以待到判決生效后,申請執行回轉。如主債權或擔保物權根本不存在的,執行員可以建議法院的審判監督部門提起再審程序,法院決定再審的,應當裁定中止執行。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